20111019天使解讀

 

上上週,好朋友Jacky在線上分享了她的朋友篠安為她的氣喘症狀所做的天使解讀。

我看了很感動,對篠安的解讀也很有感覺。

恰巧臉上的陳年老痘又發作了兩坨,很不想破相,但又很手賤不得不去擠壓。

長期以來,我的臉皮一向是身體上最常出包,很不美麗的一部分,

不知道這是自己的什麼信念作祟,與其自己胡亂摸索猜測,不如也請篠安幫我解讀吧。

在已預約之後的幾天裡,夢中彷彿都有天使來傳訊。

約了近午,但我起早就略微緊張,不知道天使會跟我說什麼。

約定好的天使解讀時間來到,邀請了Jacky一起參與觀察,幫我錄音。

* * * * * * * * * * * * * * * * * *

我的問題1是 --我想請問天使關於長年以來,我的臉上症狀。我想知道這到底要帶給我的是什麼,是否和我的生命課題有關?

問題2是 -- 關於面對團體時的無名恐懼,我希望從天使那裡得到啟示。

 

我的臉皮問題,天使透過篠安傳訊問了我,小時候,或年輕時,尾椎或屁股有沒有摔過或受過傷?

我想了下,印象中並沒有,可能小學時代有同學會頑皮突然抽開正要坐下的椅子,但我不記得自己有這樣被捉弄過。

很奇怪的是,今天早上醒來還躺在床上時,我的脊椎尾端有一點點沒來由的痛覺,而平日可是好好的呀。

 

篠安說剛剛收到一個訊息是跟我的尾椎或臀部受傷的畫面。

 

篠安接著告訴我關於皮膚的問題:「我剛確認了一下,剛開始我問天使是不是妳有一個內在的自己是很害怕的?很害怕說自己不敢去面對人群,有時候那個恐懼會形成一個『防護罩』,那種防護罩讓妳心生恐懼,於是妳用一種反應來告訴自己,自己是不好的,所以妳不斷地長一些東西。」

「天使想告訴妳,這些症狀不是要來懲罰妳,也不是要妳經歷什麼課題。

它單純只是妳的恐懼。也就是說妳原來就不會,也不需要長這些東西,它本來就不屬於妳,也和妳的靈性課題無關,它是妳內在的一些小我。

妳把這些恐懼,顯化成具體的實相在妳的臉部,讓妳看到自己的不夠好,證明自己的內在是有些殘缺的。」

「天使說,妳隨時可以把這些東西拿掉,就算妳不長這些東西,妳還是會呈現出妳神聖、美好的自己。

這些現象不是什麼功課,隨時隨地,妳只要請求天使的協助,這些困擾其實可以去除的,因為這都是妳自己小我的恐懼。」

 

篠安又說了跟我臀部的舊傷等那些訊息,是大天使拉吉爾傳送過來的。

天使說那個臀部的舊創,對我影響還蠻大的,雖然和皮膚的狀況並無關聯,但有一個非常強烈的訊息是關於恐懼。

她再次聲明,這和我的臉是無關的,我的臉部狀態並非我的功課,我隨時可以移開它,它只是幻相。

 

她確認了我另一個問題:「妳說妳面對團體時有一些內在的害怕與擔憂?」

我:「對啊,即便我是所有條件都俱足了,機會也有,我仍然不斷需要面對自己的恐懼,這個問題之前我也和Jacky談過,好像是連結到我的某些罪疚感。」

這時篠安問我,和爸爸之間有沒有什麼較特殊的記憶?

我說和爸爸曾經有很多衝突,我是我爸爸心目中最叛逆的小孩。

「嗯,我收到的一些課題是妳和妳爸爸的關係有關的。」

篠安傳達天使的訊息告訴我,由於我認為自己不是個很好的女兒,內在的自己一直有個不夠好的小聲音,所以必須在身體上呈現某些反應,也就是製造恐懼的幻相來懲罰自己。

「是啊,我一直辜負我爸爸對我的期望。」

「所以妳不斷地鞭打自己,到最後憎恨了原來的自己,就在自己的身上留下痛苦的印記。」

「包括我的尾椎的痛嗎?」

「嗯,連同妳的臉部現象,都是一種懲罰,妳必須生這樣的病,讓妳真實看到自己的殘缺。」

「好像是一種自以為是的救贖。」我為自己下了一個小定論。

此時篠安請我進入放鬆和深呼吸,她說天使有些話想直接對我說。

在一種愛的能量籠罩之下,我依言而作。

篠安的聲音在一陣停頓之後又響起:

 

「親愛的玲如,我是大天使拉吉爾,我現在代表所有的大天使來跟妳對話。

我們看到妳的成長,妳從小到大的成長,其實我們一直都在看顧著妳。

妳其實是一個很堅強的孩子,不過妳常常會把自己陷入在一個恐慌、充滿罪惡感的牢籠裡面。

我看到妳把自己關在監牢裡面,而且妳把自己困在一個水牢裡面出不來。

那是一個懲罰的枷鎖,妳不斷地在鞭打妳自己,因為妳覺得妳不夠好,

妳無法成為一個世俗上所認定的好小孩,好的女兒,或是好的伴侶。

所以每當妳在做這些事情的時候,妳的內在一直有個恐懼的聲音,不斷地告訴自己--『我不值得被愛』『我永遠是恐懼的』。

妳甚至會用一些疾病的方式,包含皮膚上的症狀來告訴自己,原來妳是這麼的醜陋,妳是這麼的不堪。

親愛的玲如,我的朋友,我們天使常來對妳說一句話,

妳一直都是非常好的,妳不需要用這樣的方式來呈現妳的不堪。

妳是很神聖的,我們在妳的內在看到妳很神聖的自己,

因為,妳渴望去幫助別人,妳渴望去填滿所有的人,

妳希望藉由妳的雙手,來去幫助這些在妳周圍渴望獲得救贖的靈魂。

妳是非常美的,在妳用妳雙手的同時,其實妳灌注了非常強大的能量給對方。

但我現在很渴望妳用另外一種方式,來回去深深的擁抱妳自己,擁抱妳那美麗的靈魂。

 

我是大天使拉吉爾,妳可以隨時呼請我關於在靈性上面的需求,

在未來,其實妳還是會進修很多相關的課程,

甚至如果有機會,我會建議妳到國外去進修,

這些路,我們都會幫妳準備好,妳要對自己有信心。

當妳離開那些藩籬之後,妳會相信妳自己跟現在是不一樣的。

請妳釋放那些匱乏、那些恐懼,還有請妳離開那個籠子,

因為,妳是值得被愛的,妳是值得豐盛的。

妳也可以隨時呼請我,如果妳需要的話,也許妳可以做一個類似的神之寶盒,來到妳的身邊,把妳的願望寫在裡面。

請妳放下,放下以前那樣不夠好的感覺,放下一些罪惡感,

因為,妳就是原來的自己,妳有權利收取妳所做的一切,去爭取妳所想要的,

所以,請妳掙脫那個牢籠、那個枷鎖,妳一直都是非常好的。

我很渴望看到妳的靈性能夠繼續地再提升,

所以,妳千萬對自己要有信心,妳未來可以幫助到非常多的人,

我們一直都在妳的旁邊,天使、指導靈,還有妳的上師們,都一直在看顧著妳,

要對妳的進展有信心。

妳走在正確的路上,所以請妳放下那個鞭策,那個鞭打自己的恐懼的小我,那些通通都是幻相,不是妳的因果,也不是妳的業力,妳隨時都可以離開它們。

 

願天使的光與愛隨時圍繞在妳的身邊,我們一直都很愛妳,我們也永遠一直都會看顧著妳的,接受妳,我的朋友。我是大天使拉吉爾。」

 

最後,我慢慢深呼吸睜開眼睛,我發現自己的淚正靜靜地淌下。

 

「我可以再請問天使嗎?就是關於我在靈性方面的能力。」

「玲如,妳是在做手方面的工作嗎?」

「目前不是。我和Jacky一樣,都是系統排列師。」

「因為很有趣的是,我剛收到訊息是,我看到一雙很漂亮的手,這手好像是可以傳導一些能量的。」

Jacky插話:「她的手超強的!」 Jacky貢獻自己,當過我的觸療練習個案。

「我自己好像有發現。」

「妳有嘗試把這部分結合靈性相關的東西嗎?剛剛很有趣的是,我在收訊息時,我看到一雙很漂亮的手,感覺上是在傳導一些能量,而這能量是可以幫助很多人的。」

篠安繼續鼓勵我,她很訝異天使會告訴她,我可以出國去進修。

感覺上有一條路是適合我未來的發展,我可以請求天使的幫助。

「剛剛我收到的訊息是說,妳在靈性的方面還需要繼續習修相關的課程。

其次妳有一雙很靈性的手,這雙手是很能灌注一些能量的,不知道這是跟身體相關的呢,還是妳會藉由一些身體的訓練,開啟妳這方面的天賦?」

我回應篠安,之前我學過靈性按摩和靈性舞蹈。當我做這些事時,透過手的傳遞我的確是可以接收到很多訊息的。

篠安說:「我覺得妳這方面的能力可以繼續開發,很巧的是,今天來的大天使拉吉爾就是跟靈性很有關聯的,祂是天使的鍊金術師,妳可以請教祂有關這方面的能力。妳可以善用妳提到的靈性按摩,就是跟雙手能夠創造能量有關的,藉由身體的接觸,幫助到蠻多的人。」

篠安也解釋她接收到的信息:「我剛看到的意象,就是有一雙手不斷傳導能量,幫助很多的人。所以,妳正走在一條正確的路上,而且這條路很適合妳的。接下來,妳一定還有很多很多的天賦會被開發出來,請妳相信妳走的路是正確的。關於那些恐懼與匱乏,希望妳能深深體會到,妳不需要再鞭打妳自己。」

呵,我跟父親的關係,是造成自我拉扯和懲罰的內在原因,我想做自己,又想符合父母的期望啊。

好吧,給我一些時間,我可以好好做自己的。

 

「那我可以再問一個奇怪的問題嗎?我很好奇此生我的靈魂任務或課題,或者跟我的轉世有關的是什麼?」

「等我一下……,哦,妳這一世本來就是來當療癒師的,那是妳前幾世的約定。而妳過去幾世都在從事相關事情。妳也一直都做得很好。」

「但是妳常會有一種找不到自己位置的空虛感,妳會去跟別人做比較,比如說我該成為怎樣的療癒師?我是不是還不夠好?我是不是還沒有資格去帶領別人?妳的眼光都專注在別人身上。

所以妳這一世需要學習的是成為妳原本的自己。

當妳成為本來的自己之後,妳就無須再與別人比較。

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特質,天使剛也說了,妳走的路是正確的,

妳在天使、上師及指導靈的指引之下,妳一定會獲得正確的指引。」

 

「妳的功課就是去認出妳是誰,並肯定妳原來的樣子。

在這個過程裡,妳會越來越喜歡妳自己。

對自己有些信心,有些耐心,路一定是安排好的。」

 

篠安最後把自己昨天整理到的一份肯定語,分享給我:

 

「嶄新的我,在我無盡的生命中,每一處皆是完美、完全和完整的,

我們每一個人都以最有意義的方式,體驗了人生的豐富與完滿。

此刻,帶著愛回顧過往,我已經從舊有的經驗中獲得了學習,

沒有對錯,也無好壞。

感謝上蒼,一個完全嶄新的我,將通往真正的道路,

沒有人能夠奪走妳完美而神聖的本質,因為不論妳身在何處,祂的源頭都與妳同行;

妳絕不會受苦,因為不論妳身在何處,這些喜樂的終極根源都會與妳同行;

妳絕不會孤獨;因為不論妳在何處,一切生命的源頭都與妳同行;

沒有依附了誰,妳能得到內心的平安,因為不論妳在何處,上主都與妳同行。」

 

筱安說她昨天整理舊資料時,剛好翻出這一段話,才想著可能最近有人會需要,

沒想到就是適合送給隔天的我。

感恩一切神聖的安排,我行走在奇蹟中,我活在光愛中,我確然已在上蒼恩寵的祝福之中。

是的,我接受我是完美的,

「我是光,我是愛,我是永恆的存在。」~感恩好友Jacky贈書時,蒙雨路老師之贈語。

 

* * * * * * * * * * * * * * * * * *

在整理解讀的資料時,我真的是一直來來回回的拉扯,好像內在的小聲音還需要我的傾聽。

所以費了很長的時間,我才能完完整整地把過程再回溯一次。

在記錄尾椎舊創那段時,我突然憶起小學時的一件往事:

那天,我們班的體育課和體育老師的班比躲避球賽輸了,結束時,同學們都覺得老師裁判不公,議論紛紛。

回教室的路上,同樣義忿填膺的我隨口對同學說:「以後不想再跟他們玩躲避球了。」沒有意料到體育老師正走在我的身後,聞聲失控,突然從後面一個箭步抓住我的肩,以他的膝蓋用力頂我的脊柱尾端。

瞬間搞不清狀況的我訝異也莫名地轉過身,看到老師厲聲質問:「妳說什麼?」

我傻住了,還弄不清怎麼回事,他更憤怒地指責我:「什麼不要再玩了?」

當時我完全沒有防備到,會被一個成年相當有力氣的男性老師粗暴攻擊,完全嚇壞了,不知如何反應。

同學想必也嚇傻了,沒有人敢說什麼,也沒有任何人來安慰我。

記得事後,好像也沒有人告訴班導師這件事。

怕父母再次責罵,我更不敢提,因為覺得是自己言行失當。

這件事就這樣過去了,事後細節我的印象已然模糊,唯一清晰的就是當下的場景。

每次回想起這件事,我總是有著莫名其妙,不知道自己真正犯錯的原因,只因為在氣忿時說了那樣一句話?

這件事好像一個奇怪的,很不真實的夢,突然發生,又突然結束。

 

回想到這事,突然覺得當時的自己一定還怔在彼時空吧?

我費了一些功夫和童年驚嚇的自己做了一個撫慰的和解。

晚上,我試著按壓每次施力時會微痛的尾椎,居然不痛了。

 

 

而且解讀時間的尾聲,我也收到自己內在的畫面:一個小女孩,從水底下的囚籠,打開了門,走了出來。

雖然她還沒有浮上水面,還沒有享受彩虹、陽光和藍天,但是她願意打開門,這是內在很不容易的第一步了啊,我要繼續祝福和鼓勵那個小女孩,加油加油加油……

 

謝謝篠安老師和所有的天使們,也謝謝我的內在自己,和我的指導靈們,晚安!

 

 10/26補註:

習修觸療之後,偶然一次發現自己的尾椎是走位的,不在兩瓣屁股連接的凹點,

我還蠻訝異的,之前我一向以為自己的脊柱是頭尾挺直而順暢的。

現在,再觸摸的同時,不知何時尾椎已回正至原點。

 

難以想像我的身體是如何運作這一切的,

彷彿在一瞬間,如同作夢般,奇蹟似地發生了療癒結果。呵!

 

而我的臉,這一段時間,又多長了一些爛痘。

本來有點沮喪,這一部分的自己進展不佳,

又想到天使的叮嚀,無論如何,依然告訴自己,將這個自己交託出來就好,信任就好、等待就好。

今天也發現,過去要花一段時間至少是上把個月才會痊癒的爛痘,癒合的速度似乎比往常快了許多。

感恩~自己的一切都在內在的守護與指引下進步當中。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Ruer 的頭像
Ruer

蝸雲空間

Ru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