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近親愛的右小趾縫和小咩咩的左大拇趾都出現發炎的傷口。

 

親愛篇

親愛的說他的香港腳早就好了,而且一天到晚腳都晾在外頭,實在沒有復發的道理。

我提議他去看醫生拿藥,他拒絕了:「以前還有沒用完的藥膏拿來擦一擦就好了。」

ㄟ,那早就過期幾百年了,而且也扔了。

好用的賽斯心法他又不試,真傷腦筋!

 

洗澡時,我突然想起這個男人跳的洗腳舞,他都是用左腳洗右腳,右腳洗左腳,從來不彎腰用手洗自己的腳,更何況是搓洗腳趾縫。

「你就用那塊聽說可以洗好香港腳的手工皂開始洗腳趾縫看看,說不定有用。」

有一個做手工皂的朋友,為她的爸爸獨家配方一款皂使用,鐵齒的老爸被女兒的孝心感動,拿來洗腳,居然就把陳年香港腳治好,至今未復發。

他看起來雖不信,但是親身聽過當事者的口述經歷,這個從沒洗過腳趾縫的男人,拿起手工皂,搓起腳趾照做了。

不消兩天,傷口居然好轉許多。

我猜不是手工皂裡放了什麼仙丹妙藥,而是「信念創造實像」使然。

呵,就說要聽老婆的話才對咩!

 

小咩咩篇

我家小咩咩這兩天把左腳拇趾給我看:「很痛!」

是有點小腫大,好像是趾甲剪太短,甲邊長進肉裡,也可能不小心剪到的傷口的。

「去擦〝面速利達姆〞吧!」先用土法煉鋼。

第二天又來,「麻~怎麼辦啦,很痛!」好像更腫了,裡頭蓄膿,說不定要去看醫生,最壞的情形可能要拔除趾甲。

「不要不要啦~我不要看醫生~」小咩咩哭了。

為娘的只好捲起袖子當起華佗,小咩咩變身關羽,漫畫雜誌假裝是春秋經,消毒工具備好,動起手術為她清創。淒厲的哀號幾聲之後,我叮嚀她:

「這樣還不夠喔,妳需要跟傷口對話,還要幫它保持透氣,至少三天才會改善。如果還不好,就算要拔趾甲,也得看醫生去喔。」

「好。」她點頭同意了,本來堅持要穿襪子和布鞋的,改穿著涼鞋上學。

第三天,腫脹消了一大半,還有一點點淤腫。找她過來,依昨日重複步驟,照例叮嚀她要記得跟傷口對話。她還是點頭。

「妳真的有跟腳對話?」

「真的。」我半信半疑。

「麻~我在對話的時候,還聽到它問我一句話。」

「嗄~?還真的哩?是什麼話呢?」我超好奇的。

「它說,如果它好了,我還會不會這樣跟它說話?」

「妳怎麼回答?」

「我沒回它,因為我不知道我會不會這樣做。」

「妳就跟它說,我會把你放在心裡,好好的愛你。」

「……」小咩咩不語,我瞭解她信守承諾的沉重感。反正她是聽進去了。

「對了,妳怎麼知道是它說的?」

「我就是知道咩!」

 

 

這對父女的腳故事真的很神奇哪!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Ruer 的頭像
Ruer

蝸雲空間

Ru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