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年前,透過排列內在具相的療癒,妳停止了自殘。

但那深深的思念,仍然沒有稍減或消褪。

哀悼摯愛的親人,到底有多難?需要歷時多久?

妳的思念透露了答案。

 

身為妳的內在代表,我直覺地執起了妳的左手。

手腕上,那一道道扭曲、糾結、突出的舊傷疤,已經不再流血。

 

妳的母親很早就離開了這個世界,離開了妳。

此後,妳大部份的生命意識,就停留在媽媽身邊,當時,妳是個國中生。

妳拚命地想挽留她,想要她繼續活著愛妳。

她沒辦法如妳所願,她的愛已化為天使羽翼。

 

妳快樂不起來,在手腕上,妳劃下一刀刀血痕,來感受生命的跳動。

看著那一道道怵目驚心的傷疤,可以想像妳的靈魂切切的疼痛。

當下,我接收到一句話:「每ㄧ道傷痕 --都是我對媽媽的思念!

 

又一年了,妳進步了許多,可是妳的生活還沒有好轉。

年輕的妳,困在貧苦裡,且常常莫名地失掉得來不易的金錢。

妳再一次回來,想暸解自己怎麼了?

我們看見妳的內在帶領著妳,重新經歷哀悼的現場。

 

妳仍然固執地守在媽媽身邊,遲遲無法離去。

妳不肯讓媽媽走,那是妳深切不捨的愛。

可是,媽媽想要妳快樂,想要妳好好地活著,想要妳過得更好。

她的愛等在那兒,等著妳讓飽含淚水的身體盡情釋放,等著妳叩首,等著妳轉過身,媽媽給的祝福就能傳遞出去。

至此,媽媽才能放下對妳的牽掛,平安的離開。

妳也能帶著媽媽的愛,重新擁抱人生。

 

在場中,妳僵持了好久,始終不願意!

那是妳堅持愛媽媽的方式,我們尊重妳。

 

明年,我們會再回來。

加油呵,親愛的阿里素,我在這兒送光和愛到妳的心裡,希望妳一天天開心起來!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Ruer 的頭像
Ruer

蝸雲空間

Ru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